和孩子们来红场
来源: | 作者:如子留学 | 发布时间: 2019-09-29 | 118 次浏览 | 分享到:

       昨天和孩子们来红场,长鑫同学已经开始自己买衣服了,买了一件Levis外套,眼光还不错,当前几天在莫斯科见到长鑫的时候和我之前聊天概念里的长鑫完全不一样,可能因为以前有位老生与长鑫重名,所以对长鑫的感觉完全匹配到了老生的感觉上了,见到长鑫后发现很阳光,很单纯,也很帅超级好相处。今年我创建了一个文件夹,把特别好相处的孩子归档,这些孩子以后一定要多锻炼。


       子航,是2019届孩子里我最早见到的,那是去年11月我回国招生上一届2019届春季孩子的时候,子航和妈妈从哈尔滨飞南京,那是第一次的遇见,那时候我在群里说子航很帅,10个月过去了,当再见面的时候还是一样,脾气好,性格好,就是有点胖了,不过年纪小,要健身哦。


       每一届都会有一个活宝,从2015届的许姑娘和夏国开始,之后每一届都会评出来一位活宝,2019届的孩子们虽然还有一大半没来,但是活宝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下图中的嘉欣,性格真的太好了,那天嘉欣来家里吃饭,所有孩子离开后,妈妈就问我那位很活泼的女生叫什么,太活泼了,我给妈妈说“这还是略收敛之后的活泼,毕竟第一次来,等以后熟悉了你就会发现节奏完全掌握不住“ 我都考虑以后接机要带上这位嘉欣来控场。


       渊伟,因为曲妈妈而认识,对渊伟印象最多的还是渊伟的父亲,所以那天孩子还在飞机上,我在排宿舍,当时我就直接给渊伟的父亲打电话问知不知道孩子想跟谁住在一起,渊伟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就是接触之后很放心,孩子很好,刚到莫斯科慢慢适应吧,暂时不可以谈恋爱哦。

-

       从我们相识到莫斯科的相遇,从第一位子航开始到今天十个月的等待,今年比较特别,似乎每年在邀请函的事上都有特别的事发生,去年因为世界杯邀请函下发晚,今年没有世界杯, 邀请函下发最开始还很快,但是今年按照批次下发就很尴尬,现在全校还有很多很多邀请函还没有下发,而我们已经抵达一百多位孩子了,还有一大半的孩子没有抵达,最近一直在忙,整个队伍连轴转,孩子们抵达只是第一步,之后的相处现在才慢慢开始,


       上周已经开课的孩子们,下周开始我就要安排要听写单词了,第一破约听写单词的孩子,很重要,因为你们要起一个好头给后面的孩子做榜样,来自台湾的立新、山东的云宝、东北的钟浩基等 希望在我心里的你们一定要满分。


        开课之后很多孩子翻译跟不上,早几个月前我就要求每位孩子抵达莫斯科前一定要完成我要求的基础任务,可孩子不听,大家想想,你们在国内两三个月都完不成看到俄语熟练拼读都基础,却想着开学一天就学会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会觉得很难,跟不上,上课快,还没有抵达的孩子真的要开始学习了,需要提前适应一下,否则一上课,1节课33字母全部学完,2天学到第七课的快节奏。


-

       宿舍现在比较紧张,真的被我言中了,2015届遇到了学校没有宿舍问题、2017届遇到了学校没有宿舍问题、今年2019届学校开始通知紧张了,不是没有宿舍,就是需要排队安排,不过无论怎样,我在这里,情况再糟糕也不会比2017届更糟糕,2017届那年发生的故事太刺激了,8月27号给孩子办理宿舍,突然电话通知9月2号之后的孩子没有宿舍,那年就像打仗一下想办法安置孩子们,那年可是突然通知措手不及,自那以后我们每一届都会假设在暂时没有宿舍的情况下怎么去安置,我会陪在大家身边家长不用担心。

-

       咱们的孩子真的都很好相处,最近我看孩子们开始搭伙吃饭了,似乎每一届都是这么开始的,大家要分工,做饭时间不宜过长,要进入学习节奏,做饭加速,吃完饭别多闲聊,抓紧进入自习室,关系好的相互之间单词听写,有问题就问,利用好每天多时间。

下一篇: